松下一景

弃号

看完相声有新人的感受
diss一下发泄怒气
一小段hiphop词
我真小学生,文盲

资历搞笑,句式老套
不要以为是交大博士就能曲解文化
向中国相声前辈们,谢个大礼
skr

纯属虚构,切勿上升正主
栾云平X亮亮
ABO设定:云平28岁,亮亮30岁
云平信息素:伏特加
亮亮信息素:梅子
强迫性行为

“唔…累死了都。”刚从会场回来,亮亮见着自己房门没关灯还亮着,想着该不会是进贼了吧,一推门什么人都没有也才肯放松警惕,把门反锁上就浴室里洗澡。

亮亮习惯裸睡,洗完澡擦干净水之后就穿了条内裤就准备上床睡觉了,刚一上床关上灯,拽一下被子就感觉有人在身边,吓得亮亮立马把灯,打开差点没摔下去,怎么有个躺在这。

“嗯,什么回事”栾云平被师弟们灌了酒,醉醉的身上透着酒气,迷迷糊糊的就看着有人在他床上。

“栾云平”

“亮亮”

“你怎么在这儿”亮亮有点慌,心想着自己该不是进错房间了吧,可是一阵一阵浓郁的酒味儿让他的发情期提前了,单身了这么久没有Alpha的安慰,很容易就被Alpha勾引发情。

亮亮腿软走不动道儿,瘫在床上软得跟泥似的,眼角还泛着泪光。

“怎么了啊,亮亮这是被谁欺负委屈了爬我床上来”栾云平想凑近帮我抹抹眼泪,就嗅到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亮亮这是发情了?

栾云平还在想要不要推开他,被欲望冲昏脑的亮亮已经扑进自己怀里了,太近的距离了,最原始的欲望被激发出来,亮亮再勾引一下,就可以滚床单了。

“帮帮我,难受~”

#兽化AU#
#依旧是文笔渣还ooc,切勿上升正主#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宗海,今天要开始去采茶了”
闫爹爹一边在自家小店里忙活一边喊着在温习功课的儿子干活,少年很快的放下自己的书本背上有自己一般大的箩筐进山里才茶叶。
五六月份的时候茶叶到了收获的季节,才刚十一二岁的闫宗海就知道家里也是刚刚够温饱,需要采茶叶补贴家用。

少年顶着毒辣的太阳,在阳光下茶叶被熏得自身的味儿都出来了,宗海觉得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的脚旁抬头一看,是只狐狸已经成年,红棕色的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动物。

他将狐狸抱怀里裹得紧紧跑进山洞里生怕被人发现会伤害到这只狐狸,抓了一把茶叶塞在嘴里咀嚼成蓉包扎好这只红狐的伤口还敢小心翼翼的那他放在石头上,正打算走,那只狐狸幻化成型“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长得清秀看起来也没比自己大多少,穿着剑馆的道袍像是武馆子里教人武功的师傅“我叫闫宗海”

小孩心大对这种狐狸也没多想一点都不怕,还乐呵呵的冲着红狐笑“宗海啊,是个好名字,我叫史爱东,是剑馆武学师傅”

后来宗海采完茶的时日在家里不安分就跑去和史爱东玩,教他剑术,身子贴着身子,小孩儿这才羞了耳尖想到了那事。

十七岁的时候考了市里的大学,不能在山里,临走前去了一趟史爱东的剑馆他没挽留也没说什么,就喝茶,他一直都将自己的情绪藏得很深,他大上宗海十几岁。

二十七岁的宗海会山里看父亲,突然间就下起来了大雨不知道往哪里走,便看见了一间房屋,轻敲门,屋主开门就说了一句。

“你终于回来了”

水仙

        #这算水仙吧#
       #依旧文笔渣还ooc#

         闫宗海和闫亮是一对双胞胎
         他们同天出生,却选择了不一样的职业
         闫宗海是个混戏班的花旦角儿
         闫亮不一样,知道家里苦爹走得早,挑起了大梁,当了刑警,很可惜,闫亮不幸在一场行动失去了生命,警局里上下所有人都为这个烈士而感到不幸。
         奇怪的是他那唱戏的弟弟,倒放下唱戏的营生,来申请当刑警顶替哥哥的位置,每天打扮的和哥哥一样,就连能力也是如此。
         每当有人问起,他总是学着哥哥的下意识摸下巴笑着说,这是我弟弟的名字他们打错了,我叫闫亮。
        小时候妈老让我多学习学习你,长大之后我也最终活成了你。

(车)根亮
李云天X闫宗海
我也来皮一下吃一把邪教,龟速更新都我今天520在凌晨更了一把小车车,我的车一直写的就不温柔也不细腻,我只是单纯想表达他俩的情感,他们是相爱的人我是CP粉,切勿上升正主,我才12岁文笔不够好,写得很细碎在病床上熬夜写的(其实是物质依赖离了药睡不着)十二年的生活也过得挺黑暗的,我这个也不丧啊,老笑,就是我是真的很难受难受才想要皮一下小小的抱怨一下嘛

《迟到了十六年》番外结局(1)

#依旧是文笔渣还ooc,毫无逻辑#
#这真的是小甜饼#
#私设法医主任史X刑侦支队长#

番外结局一:

“亮亮,醒醒”

我貌似做了一个极为漫长的梦,醒来时迷迷糊糊的,周围都是白色调的窗子和门,我手上还是输液的管子,这里是,医院?

“嘶~”想要起身坐起来但是腹部上的伤口正在愈合又痒又疼,微微皱了皱眉露出了不太愉悦的表情。

“亮亮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了”是这个声音没错了,刚刚恍惚间也听到过这个声音。

见着人把手里的水壶放下走进我床边坐下,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你?是谁”他显然是愣住了,我也开始仔细的打量他,头发刷到恰当的角度,全身上下偏黑色棕色系,个子不高,气势强悍足以给人威胁感。

强忍着疼痛紧握了双拳暗藏在被子下面,伺机而动,观察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面前这个男人一脸宠溺的笑意,一点都不害怕自己的攻击性动作“你呢是海港刑侦支队长,前一个星期前被秘密派遣去执行任务不甚中枪”

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他甚至将他的手放在我的腰部,我整个人靠在他肩上也没有感觉不适,他会不会认识我?

“我们认识吗”

“我叫史爱东,是队里的法医主任,你刚当上刑警那会儿,满腔热血的,啥苦活累活都抢着干,每次一出任务的时候,别人的命看得都比你自己的重,老受伤,我看得比谁都心疼,你又倔不肯马上去医院说耽误工作,你就来找我帮你包扎…”

“史先生,时间到了”门口进来一个医生,牌子上写着江十二,我的主治医生。

“希望明天医生能给我更多的时间,即便你第二天的你记不住我,我还是将我们的故事讲给你听”

迟到了十六年的告白

    #私设,文笔渣还ooc,失踪人口复健中#
    #相声演员史&花旦闫(不分攻受)#
    #小甜饼,有两个结局#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在哪,我去了你常说相声的那间茶馆,却找不到你的踪迹。

        接待我的是你的徒弟白苏,这孩子很懂事,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日后老了,也能将这茶馆托付给小苏。

   “闫先生,我师父有事出了一趟远门”小苏一边给我上了茶,一边说道。

   “闫先生,要不要去我师父的房里坐坐”茶馆的后院是他和徒弟的房间,北京标准的四合院,院落处有一棵大槐树,我曾说过喜欢松山的槐树没想到你在院子里也种一棵,摸上粗壮的树干,仿佛看到了平日,你坐在石凳上和徒弟下棋。
     
        房里的衣架上挂着他最爱的黑色大褂,他说黑色的庄重,带着你身上的那股好闻足以让人心定的檀香气味。
   
        那年我21,刚刚入园子里,新人是最晚一个唱总是熬的很夜,我总能看到你的身影坐在第二排的角落看着的唱戏,我总爱偷偷的看你,分了神总是被班主骂,却红了耳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也是那时候发现我对你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总去茶馆听你说相声,你穿着黑大褂映着灯光,闪闪发亮的仿若星辰,不好意思的总坐在最后的一排的角落,偶尔一次和你的目光对视上了,耳根都红了也会开心个半天,这一去二往的便熟络起来,真可惜,十六年都只还是朋友。

      
       今时不同往日,也不是像刚来的时候是无名小辈了,也成了这戏班子里的名角儿,每场都高朋满座,一曲终了台下的观众总是拍手叫好,下台前来合照要签名的小姑娘不少。
  
        我正卸着妆,刚抬起头就看见史爱东捧着一束玫瑰花,不忍的调侃他“嘿我说老头儿,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这么腻歪,厌不厌啊”

    “我想你了,没什么理由就是想你了”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说晚上吃什么,他的表情也很平淡,平淡的我有一种的错觉他不过是对于多年的老友的一种感觉。

   “咱俩又不是小年轻了,想就想呗,话说得这么暧昧”对着他嬉皮笑脸的说着话,一边的卸着妆,浑然没发现他已经单膝跪下掏出了一枚银色戒指“嫁给我好吗,这句话已经迟到了十六年不会再迟到了”

   “江医生,这就是你要负责的病人”

        我叫江十二,床上已经睡着了是我新负责的病人闫宗海,送他来的人是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我询问他的病情的细节。

       原来这位闫先生有位老相好是街口茶馆子里的名相声演员,前几年时出车祸的时去世了,闫先生也因此受到了臆想症,人人都传大戏院那位名角儿脑子有问题,总是在自言自语好像有人在跟他说话,他手上戴着一枚银色的素戒,是那位先生出车祸前没来得及送出去,由白苏代交出去。

       白苏求我治好闫先生的臆想症,我拒绝了,与其知道真相的残酷,还不如活在的梦里。

    “你看到我家老头儿了吗”

       后来的我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你。

     

我不过是你的心魔

#大圣视角,私设#
#在下一景#

        唐僧本是个练武的江湖人,在一次闭关是走火入魔生出来了四个心魔所控制着,奈何堕入了魔道成了一只屠杀百姓的妖,佛祖没有办法,给他造了化境,清空了他的记性。
         奈何身上的魔性难以褪去化作了我,也是偶然路过藏经阁掉落下来的纸页,才知道他不是个唐三藏的僧人。
         九九八十一道劫难,像炉火一样化了唐三藏身上的孽气,而唐三藏的本性也连着一起被洗尽了。心有魔债化作了我,拴住意马化白龙,戒贪戒色共八戒,戒杀戒痴为净。
         化作了一片虚无,空白了一切,仿若新生,不过轮回的代价就是死亡,现在的他是佛祖的傀儡有什么区别。
         心魔皆是本性

斗战胜佛放下了一切也放下了自己的梦

#渣文笔,私设#
#在下一景#

       我第一次见师傅是在五指山下,佛祖让我护着我眼前这个人上西天取经。
      我被五指山压怕了,五百年的风花雪月,五百年唯有自己的孤独,受够了。
他爬到山顶上撕下符文,那座厚重的五指大山终于灰飞烟灭,我内心的大山却从没移开过,一直都没释然过。
       陪着师傅取经一路排除万难,一路上终于有了个能说话的伴儿,只惜当时年少轻狂,常常惹师傅生气,被迫带上紧箍咒。
       后来有猴儿啪塔啪塔的掉着眼泪和我说“就算花果山被夷为平地,您也不能带上紧箍咒,因为我是齐天大圣”这世间再也没有那个沦为妖魔的齐天大圣了,只有灵山念经的斗战胜佛。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一路看尽红尘烟火,也收了心放下了一切,却始终没有释然,我丢失了原来的那个自己,最真实,最淳朴,本性比任何神仙都珍贵,却没想到多年之后成了自己嗤之以鼻的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