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一景

弃号

看完相声有新人的感受
diss一下发泄怒气
一小段hiphop词
我真小学生,文盲

资历搞笑,句式老套
不要以为是交大博士就能曲解文化
向中国相声前辈们,谢个大礼
skr

迟到了十六年的告白

    #私设,文笔渣还ooc,失踪人口复健中#
    #相声演员史&花旦闫(不分攻受)#
    #小甜饼,有两个结局#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你在哪,我去了你常说相声的那间茶馆,却找不到你的踪迹。

        接待我的是你的徒弟白苏,这孩子很懂事,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日后老了,也能将这茶馆托付给小苏。

   “闫先生,我师父有事出了一趟远门”小苏一边给我上了茶,一边说道。

   “闫先生,要不要去我师父的房里坐坐”茶馆的后院是他和徒弟的房间,北京标准的四合院,院落处有一棵大槐树,我曾说过喜欢松山的槐树没想到你在院子里也种一棵,摸上粗壮的树干,仿佛看到了平日,你坐在石凳上和徒弟下棋。
     
        房里的衣架上挂着他最爱的黑色大褂,他说黑色的庄重,带着你身上的那股好闻足以让人心定的檀香气味。
   
        那年我21,刚刚入园子里,新人是最晚一个唱总是熬的很夜,我总能看到你的身影坐在第二排的角落看着的唱戏,我总爱偷偷的看你,分了神总是被班主骂,却红了耳根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也是那时候发现我对你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总去茶馆听你说相声,你穿着黑大褂映着灯光,闪闪发亮的仿若星辰,不好意思的总坐在最后的一排的角落,偶尔一次和你的目光对视上了,耳根都红了也会开心个半天,这一去二往的便熟络起来,真可惜,十六年都只还是朋友。

      
       今时不同往日,也不是像刚来的时候是无名小辈了,也成了这戏班子里的名角儿,每场都高朋满座,一曲终了台下的观众总是拍手叫好,下台前来合照要签名的小姑娘不少。
  
        我正卸着妆,刚抬起头就看见史爱东捧着一束玫瑰花,不忍的调侃他“嘿我说老头儿,都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这么腻歪,厌不厌啊”

    “我想你了,没什么理由就是想你了”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说晚上吃什么,他的表情也很平淡,平淡的我有一种的错觉他不过是对于多年的老友的一种感觉。

   “咱俩又不是小年轻了,想就想呗,话说得这么暧昧”对着他嬉皮笑脸的说着话,一边的卸着妆,浑然没发现他已经单膝跪下掏出了一枚银色戒指“嫁给我好吗,这句话已经迟到了十六年不会再迟到了”

   “江医生,这就是你要负责的病人”

        我叫江十二,床上已经睡着了是我新负责的病人闫宗海,送他来的人是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我询问他的病情的细节。

       原来这位闫先生有位老相好是街口茶馆子里的名相声演员,前几年时出车祸的时去世了,闫先生也因此受到了臆想症,人人都传大戏院那位名角儿脑子有问题,总是在自言自语好像有人在跟他说话,他手上戴着一枚银色的素戒,是那位先生出车祸前没来得及送出去,由白苏代交出去。

       白苏求我治好闫先生的臆想症,我拒绝了,与其知道真相的残酷,还不如活在的梦里。

    “你看到我家老头儿了吗”

       后来的我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你。

     

我不过是你的心魔

#大圣视角,私设#
#在下一景#

        唐僧本是个练武的江湖人,在一次闭关是走火入魔生出来了四个心魔所控制着,奈何堕入了魔道成了一只屠杀百姓的妖,佛祖没有办法,给他造了化境,清空了他的记性。
         奈何身上的魔性难以褪去化作了我,也是偶然路过藏经阁掉落下来的纸页,才知道他不是个唐三藏的僧人。
         九九八十一道劫难,像炉火一样化了唐三藏身上的孽气,而唐三藏的本性也连着一起被洗尽了。心有魔债化作了我,拴住意马化白龙,戒贪戒色共八戒,戒杀戒痴为净。
         化作了一片虚无,空白了一切,仿若新生,不过轮回的代价就是死亡,现在的他是佛祖的傀儡有什么区别。
         心魔皆是本性

斗战胜佛放下了一切也放下了自己的梦

#渣文笔,私设#
#在下一景#

       我第一次见师傅是在五指山下,佛祖让我护着我眼前这个人上西天取经。
      我被五指山压怕了,五百年的风花雪月,五百年唯有自己的孤独,受够了。
他爬到山顶上撕下符文,那座厚重的五指大山终于灰飞烟灭,我内心的大山却从没移开过,一直都没释然过。
       陪着师傅取经一路排除万难,一路上终于有了个能说话的伴儿,只惜当时年少轻狂,常常惹师傅生气,被迫带上紧箍咒。
       后来有猴儿啪塔啪塔的掉着眼泪和我说“就算花果山被夷为平地,您也不能带上紧箍咒,因为我是齐天大圣”这世间再也没有那个沦为妖魔的齐天大圣了,只有灵山念经的斗战胜佛。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一路看尽红尘烟火,也收了心放下了一切,却始终没有释然,我丢失了原来的那个自己,最真实,最淳朴,本性比任何神仙都珍贵,却没想到多年之后成了自己嗤之以鼻的佛。

姆们老大,了解一下
1234  祝你幸福

已授权
接下来的文将由我来写完
不定期更新

高中志(一发完)

    十七岁的云达总是窗边发呆想着窗外的风景以及他的身影。

    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这句话说的没错,每次有预谋的看他都假装不经意路过,偶尔碰巧寒暄几句都不在板上,心思早已飘远不在话题上。

    快高考的时候,云达开始迷茫起来,脑海中里挥之不去的都是他的面孔,无心学习,也不敢想着未来和你。

    班主任很紧张,不知该怎么办,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不想他的一生毁在这么重要的岔路口。

    史老师知道之后没说什么,那天夜里带他去郊外看星星,皎洁柔和的月光映着史老师那么好看。

  “亮亮”



  “嗯?怎么了史老师”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路,各自的道,各自的缘,各自的因果,频频回头,总看着别人的路,必然不能大步向前”若有所思的看着史老师,就像是心思被窥探了一样,不好说什么,只剩下点点头,收起了自己不该有的心思,日子还得继续过,也要学会自己摸爬滚打,一直都是一个人,多年之后回想,你只是一个故人,我却从未在你的故事里。

  “亮亮,我结婚了”

  “嗯,我会来的”出乎史老师意料,终究是长大了,虽有的不平的坎都磕磕绊绊的过了,知道了他的婚讯之后,和往日一样,坐地铁上班,自己回家做饭,只是那天夜里抽了无数根烟,回想起十七岁时看的星星。

    看着礼堂里的西装革履的你,师娘很漂亮,只是人群我显得那么孤单,一个人喝着闷酒,悄悄看着婚礼上,你们牵着手,我也牵过手牵着你的手,嘀嗒嘀嗒的眼里掉进酒杯里,将自己的过去抹去喝掉,以为这样就可以自己骗自己。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问一句,如果没有人想看那我就我把我lof的肉全部删掉#
# 日常艾特好友@总赖东君主 #

好久没写了,ooc预警
我现在就安安稳稳的玩语C